没有一滴油

随时都在爬墙
垃圾使我快乐

万事初始【Balthazar/Castiel】

万事初始

 

“你应该清楚的,那并不是你的错”Dean伸手过桌子倒了一杯威士忌推向了他面前这位沉浸在自己刚刚被取回的记忆里的天使。“只是因为那些被塞在你的脑子里的混账灵魂们在影响你而已,真的若是要责怪的话也应该责怪提出这该死的建议的Crowley而不是你自己”Dean看着Castiel死死盯着面前琥珀色的液体的眼睛和被捏到泛白的指关节不禁皱了下眉头。“Dean…这并不能让我感到好受些,你知道的。”Castiel的超乎寻常的沙哑的声音颤抖着,仿佛再下一秒他就会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哽噎出来似的。“傻到会与恶魔去做交易的是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控制住那些灵魂的是我,把天使之刃从他身体里穿出的也是我。真的Dean,我不明白为什么事情总会是这种,我只是想帮助这个世界但…”Castiel放开自己紧攒着的双手将酒杯里的威士忌一口闷下“…他曾是我最好的朋友”

——————————————————————————————-

就像他自己曾说过的,时空穿越这种事情天使不是做不到,但是也绝不是随便就可以的。但是谁真的会在意上帝的那些条条框框呢,更不用说他现在几乎就是一个堕天使。再次醒来后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上万个灵魂在他身体内中涌动。它们就像一堆小小的核反应堆不断的向外炸开穿过他的荣光试图将他推向一个通往无理智的深渊。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飞来到这个时间点,但是这又有何不好毕竟这一切愚蠢的决定而导致的烂事既然因他而起就也应因他结。Castiel在心中向许久都不曾再现身的上帝述说着最诚挚的谢意。

“…r a pound …Cas你还好吧?”

再次抬起头来他看到的便是像几千年前他们在战场上初次相遇时那样向半跪在地上的自己伸出一只手的Balthazar。

那只是还好,我简直是好的不得了,Castiel暗自嘀咕着顺便抬头给了Balthazar一个发自内行却略显生硬的笑容。他站直身”那么,我期待着你酱为我们带来的好消息”下一个瞬间用大概是他此生最快的速度逃离到了Crowley身边——一个现在可以让他静下心来假装与世隔绝的地方——然后完全无视掉对方见鬼了的表情的在挂在墙上的计划书上填了第一笔。这是为了Balthazar,他这么想着。

就这样过了些些许与上次完全无恙日子,Balthazar一边时不时帮他几个不痛不痒的小忙一边背着他在那边与温切斯特两兄弟通风报信。于是再一次的Castiel背对着balthazar坐在他前方,他盯视着手里装满献血的罐子仿佛那是什么世间珍宝一般——在某种意义上着确实是珍宝——似的研究着。

“我们中间出了个叛徒”Castiel用一种极度惋惜的语气说道

“那可真是惨,我会努力查明出那家伙的身份的”一如既往的轻浮语调表明他只是随口胡扯而已,Castiel在心底里叹了口气用来自过多灵魂的力量飞快移动到Balthazar身后“不用再掩饰了Balth”他在Balthazar耳旁轻声念叨着,在感受到身前人不自觉的颤栗后举起了手中的天使之忍。就好像所有被压抑的情绪都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在他体内的那些以千万计的灵魂们叫嚣着试图占据他的神智‘他试图阻止你’那些声音们尖叫着‘这是必要的牺牲’…

当天使之刃再一次从Balthazar身前穿出的时候泪水就这样止不住的从Casitel的眼眶中涌了出来。这是不对的,Balthazar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至少不是又一次,不是再他有机会阻止的这一次。他直愣在那里看着Balthazar灰金色的荣光向外四溅着将整个屋子突的填满再突的消散到没有一丝踪影。

——————————————————————————————-

即使是一个没长眼睛的天使就都能看出来上帝对他的么子Castiel到底是有多么的宠爱有加甚至是溺爱过度。一次次的将他救回,一次次的将他宽恕,实际上,即使是上帝老先生自己估计都已经忘记了他到底为了这个让人头疼的小儿子破过多少例。所以当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将Balthazar散落四处的荣光重新组起来并送回去以后他做能做的也就只有深深的叹口气然后任由着让它发展下去。

“你好,我的名字是Castiel,和你一样的主的天使。”Castiel用手向前探上那团小小的新生的的泛着奇妙的金灰色的荣光。

 

【END】


评论

热度(17)